社会责任
社会责任 您现在的位置: 摩卡棋牌 > 社会责任

不向考试文化低头支持儿子休学 勇敢父母:给孩子多一个选择

  加入日期:2019-10-07 14:31    点击量:1935
摩卡棋牌的报道:

教育不是只有一条出路!中产家长赵永佳与太太何美仪育有3名儿子,幼子子翘在主流学校读小四时,因学习压力大到头痛呕吐,虽然之后转校适应校园生活,但在小六升中面试中,再次受到打击,身为父母决定自救,让孩子休学一年,装备好自己再重新踏上学习之路。

子翘和5名孩子休学一年,在父母安排的“生命导师”同行下,接受体验式学习,从认识全港18区、长洲、大澳学慢活、走进学校学共融等,子翘由内敛,变成学会欣赏自己、创建自信的男孩。

家长赵永佳与何美仪用自救方式,让孩子休学一年。(汤炳强摄)

子翘父母忆述,儿子在读幼稚园时,因呼吸道出了点问题,喉咙气管有地方发胀,呼吸不畅顺,造成脑部有点轻微缺氧,医生说他的脑部发展可能比人慢。为了让孩子慢慢追上,他们帮儿子选了一间屋邨小学,以为学习压力没那么大,岂料儿子读到小四时,无论功课量还是学校对学生个人表现都有要求,

儿子在小四上学期,有时晚上做功课到10时半,压力很大,学校又要学生好乖巧,忘记带书本等,学校会罚学生抄写,儿子不想被罚,个人显得焦虑、紧张。

小四学习压力大到头痛呕吐

压力不断积累,子翘在小四下学期终于压力爆煲,

某日我们驾车送儿子上学时,在将近到学校10分钟,儿子就会说,妈妈我好头痛,他是真的头痛,会呕吐,基本上他的第一节课都是在医疗室中度过。

赵太坦言,见到儿子这种状态于心不忍,于是询问学校可否减少功课,但班主任的一席话让她大感无奈,

班主任说,赵太,你别逃避,压力在香港逃避不了,你的儿子现在才四年班,五年班呈分试,六年班两次呈分试,压力更大,要面对压力。

她当下感到无话可说,她深知儿子的身体已出现问题,所以是没得迫,加上儿子自身问题,“我们等得,但教育制度不等得。”故决定帮儿子转到同区一间津校,功课少活动多,儿子转校后适应得很好。

父母与儿子子翘的合照。(相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

升中面试儿子受挫折

赵太坦言,之前从没有想过要帮儿子gap year(休学年),转折点发生在儿子升中面试时,子翘英文好中文弱,故已决定报读直资学校,但升中面试令儿子受到挫折。

由于没有事前准备,儿子在整个小组面试过程不吭一声,更举手问面试老师,“我不明白你问什么?”但其他小朋友似乎久经“面试特训班”训练,懂得“我很同意这位同学的看法,不过…”等套语来开展讨论。

回想往事仍历历在目,她记得儿子离开面试场地后大哭,她感到心痛,不想儿子再次经历小四的焦虑她亦称,从不怪责学校,因中学要面对DSE,只是自己儿子未准备好,包括自信心等。她想到,留级行不通,孩子年纪太小,不想送他到外国读书,再加上两名儿子已读国际学校,若三个孩子都读国际学校,经济上有压力。

找到志同道合家长 6名孩子接受另类教育

由于赵太当时在帮“教育大同”,接触世界各地学习模式,更认识一批在家自学的朋友,自问自己没信心长期和儿子在家自学,当时想到,在大学生活中学毕业生中流行Gap Year概念,那也让儿子在中学前先停一年,

当时没有任何框架要做什么,只是想停一停,就算只是带他去台湾、澳门,都有学习,我们别再考其他学校,无谓将这种焦虑再加上去。

她坦言,当时与人分享儿子休学一年时,十居其九的人士都是反对,“说你会不会太离谱,拿儿子来试验。”但他们“一意孤行”,认為在当时是最好的选择。过程中,竟有人都想孩子Gap Year,之后儿子就和另外5名孩子,年龄介乎10至13岁,从2015年9月至2016年5月开始接受不一样的教育。

6名孩子展开休学一年,体验另类教育。(相片来源:天窗出版社提供)

数名家长以每人每月5000元,聘请一名有丰富青少年历奇训练及辅导经验的注册社工任“生命导师”,在8个月的体验生活中,6名孩子头两个月几乎走访全港18区,发掘社区特色和趣点,包括区石硖尾的美荷楼、湾仔的玩具街灯;还参观立法会、香港文化博物馆、亦有亲亲大自然,到元朗八乡、上水柴火煮食。

孩子到美荷楼参观,深入走进社区。(相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

六名孩子亦去过长州四日三夜之旅,14天大澳共通生活营,更做了地图,给家长一日游。另有创意活动,如环保手作,剪纸,同时认识交通工具,乘搭电车、天星小轮、横水渡;还有体验手作市场,接受电台的访问等。虽然孩子在最初乘搭港铁会搭错站,但在家长放手下,学懂自理。

孩子走进长洲体验生活。(相片来源:受访者提供)

与新来港生做纸皮迷宫学共融

赵生赵太分享儿子最喜欢的共融环节,当时一家只有9年寿命的小学,因小五班级只有12名学生且全部是新来港生,透过当校的义工及与校长详谈,发现大家对教育理念相近,故来个共融计划,学生先十起一整辆货VAN的纸皮回到学校,利用纸皮,做纸皮迷宫等,一起分工、解难,同时做到共融。

孩子走进学校,用纸皮,做纸皮迷宫等,学到共融。(相片来源:天窗出版社提供)

爸爸赵永佳直言,主流学校无法做到如个别照顾,差异,

一个下午孩子可以出街,对学校来说是奢侈,因为对学术、功课有要求,阅读更少,但我们不是停留于表面,而是深入18区。

儿子最大转变:自信心提高

赵太称,在短短的八个月时间中,她发现儿子最大的转变是提升自理能力和自信,坦言儿子从前很害羞,很怕在别人面前讲话,一帮人互动时,会找借口离开或不出声,但经过导师每日要求学生讲感受,欣赏别人之处,儿子不知不觉间提升自信,

赵生赵太忆述,儿子2016年9月入读中一,上学一个月后,学校安排类似开放日活动,让小六家长来校了解,老师私下拍下儿子当任司仪的画片,

好感动,儿子在台上不止英语流利,我看到他自信心,就连拍档脱口,他都可以从旁协助,见到儿子明显进步,我们觉得一切都抵番!

对于有些人担心,这种休学体验式学习,在中英文学术层面上会落后,赵太称,儿子在休学期间,反而阅读很多书本,体验中亦需每星期记录经历,故中文语文能力大有进步,自己曾是中学英文老师,故由自己教授孩子英文。

赵生赵太均是资深教育工作者,对于现时教育制度,他们坦言,香港始终是考试文化,

制度是金字塔,小学、中学、大学,有评核,入大学,是用分数来量度,学校、家长被逼被牵著走,游戏机制是这样,你能脱离多少呢?不过,我们亦见到,有些小学的校长和老师松绑,下午由功课堂,体验学习。

两人将孩子的休学体验出书,著作为《休学年休学路》。(汤炳强摄)

给孩子多一个选择

两人将孩子的休学体验出书,著作为《休学年休学路》,两人均称,休学年不是必定有,也不是适合所有的小朋友,只是在这成绩、考试主导的教育制度下,身为家长,他们只能透过自救的方式来保护孩子,

学习是漫长的路,不是直路,中间可以静止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休静除了是舒缓情绪外,是要如何开动他的机器,对学习有个动力,家长应有勇气创出一条路,让孩子多一个选择。

【更多另类教育报道】

撰文 : 黄存新 TOPick记者